我已授權

2019-11-28 09:48:45  

時代周報特約記者 余聲

盡管在11月25日開盤後股價大漲117.86%,但雅高控股(03313.HK)仍難逃“仙股”的命運。

繼11月26日跌近15%後,11月27日,雅高控股股價再跳水,一度跌超14%,截至收盤報0.50港元/股,跌幅3.85%。

11月21日,(00496.HK)股價均暴跌超90%。其中,雅高控股更是從20日收盤的14.8港元/股跌至21日停牌時的0.305港元/股,跌幅達97.94%,市值瞬間蒸發近450億港元,僅剩不到10億港元。

由于股價急跌,雅高控股大股東所持股份分別在21日和22日被強制出售,公司實控人或發生變更。

11月26日,記者就此事致電雅高控股,其工作人員回復稱,“目前公司經營情況正常,並未接到相關通知”。

實際上,雅高控股從“妖股”到“仙股”的轉變,就發生在一夜之間。11月20日之前,這家以大理石的開采、加工、分銷及銷售為主營業務的公司還是2019年港股市場上不折不扣的最大“妖股”。(,)iFinD的顯示,截至11月20日,雅高控股的股價在2019年全年上漲了37.95倍。

在這背後,則是一場布局多年,通過“復活”仙股、炒高市值來完成MSCI等指數的納入,並在最後沽空套利的炒作套路。

營收、淨利雙雙下滑

據雅高控股官網介紹,公司是一家集大理石礦山開采、生產加工、產品研發、高端訂制、整體空間解決方案為一體的全產業鏈品牌運營商。資料顯示,雅高礦業目前擁有並經營著中國最大的大理石礦永豐礦。

從近些年的財報來看,雅高控股的並無出色之處,甚至存在營業收入和淨利潤都在逐年下滑的跡象。

2019年半年報顯示,雅高控股實現營收4795萬元,同比下滑51%,歸母淨利潤虧損29%,達2902.7萬元;2018年年報顯示,雅高控股實現營業收入5.38億元,歸母淨利潤則巨虧3.96億元。

公司稱,拖累因素主要是商品貿易業務產生的收益,因貿易交易規模縮小而減少以及由于銷量及平均單位售價下跌,造成大理石產品收益的減少。

數據顯示,在其主營業務中,商品貿易業務在營業收入中的佔比由去年同期的56.34%降至今年上半年的0%,嚴重影響業績。

與下滑的業績形成鮮明對比的,則是雅高控股在2019年不斷攀高的股價。其股價從年初的僅0.38港元/股一路攀升至11月20日的歷史高位14.8港元/股,上漲了37.95倍。

助推股價的重要因素之一是雅高控股在今年進行了多次主營業務之外的資產並購。對此,雅高控股方面稱是在“探索各種投資項目機會”。

據2019年半年報披露, 2019年6月-8月,雅高控股通過發行新股的方式分別收購了3處住宅物業和1家主要從事制造及銷售碳酸鈣的公司。記者統計發現,完成這4項收購的雅高控股共發行了3.47億新股。

11月11日,雅高控股發布公告稱,與認購方中色地科礦產勘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色地科”)訂立了不具約束力的諒解備忘錄,擬向其配發及發行不多于1億股股份,認購價為9.34港元/股,較11月11日收盤價折讓約5.08%。

公開資料顯示,中色地科成立于2004年,注冊資本3.6億元,公司第一大股東為北京礦產地質研究院。據其官網介紹,北京礦產地質研究院成立于1955年,隸屬于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是國家地學領域重點科研院所。

記者查詢天眼查發現,北京礦產地質研究院的唯一股東,為中國工業協會,而該協會為在民政部登記的社會團體。

11月26日,記者向中色地科致電詢問合作進展,對方回復稱“不清楚,要去問雅高(控股)那邊”。

莊家布局“炒納入”

將雅高控股的股價“抬”上高位的另一推手則是MSCI。

11月8日,MSCI明晟公布了最新半年度檢討結果,雅高控股獲選MSCI中國指數,變動將在11月26日收市後生效。受此消息影響,雅高控股股價不斷上漲,並在20日達到峰值。

不過,在該股股價暴跌的21日,MSCI發布公告稱,經過市場參與者進一步分析及反饋有關雅高控股的可投資性,暫停將雅高控股納入MSCI中國指數,將會繼續關注雅高控股。

11月25日,一位不願具名的券商分析師對記者表示︰“類似的資金炒作一般是莊家等待指數納入後再沽空,由此導致股價大跌,但此次還未等到(納入)便拋售是比較罕見的”。

同日,中泰國際策略分析師顏招駿接受記者采訪時推測,造成21日股價暴跌的原因,一是莊家們內訌,二是莊家是用于托市的資金用盡,等不到MSCI納入當天。“暴跌並不符合莊家的利益,若莊家需要出貨套現,沽給被動基金是最快、最方便的方法”。

實際上,類似的“套路”在雅高控股身上並非首次出現。9月20日,該公司發布公告稱,公司被富時羅素選為富時全球指數系列(中國指數)的成份股,自當日營業時間結束後生效。

“被納入指數的股票有多個考量因素,其中市值、成交量和換手率是硬性指標。”前述券商分析師對記者表示。

從2月-7月,雅高控股的股價從0.35港元/股起步,升至7月收市價的2.4港元/股,累計升幅達585%。“但日均成交量只有370萬-600萬股,有時甚至低至100萬股,另外股價波動極少,似乎有人在背後維持股價。”顏招駿對記者分析稱。

由此,“炒納入”的運作手法也逐漸浮出水面。顏招駿告訴記者,莊家在選中某只仙股後,一方面不斷集中股票貨源,另一方面炒高股價等待指數納入,並在納入當天拋售股票,導致該股股價暴跌。

就在這樣的操作之下,9月20日,雅高控股被納入富時羅素指數,收盤價為8.0港元/股。9月23日,公司股價暴跌48.2%至4.14港元/股,並在7個交易日內跌至2.55元,較20日收盤價下跌68.1%,這也使得當天跟隨指數入市的指數型基金們承受了巨大的損失。

利用指數“炒納入”的套路是否會出現在A股市場?對此,前述券商分析師對記者表示,相比港股而言,A股監管更加嚴格,重組和並購的制度也更加完善,“機構難以控制那麼多的籌碼”。

大股東紛紛套現離場

股價閃崩之後,11月24日,雅高控股發布公告稱,其大股東宏勝國際(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宏勝國際”)約1.51億股股份在11月21日由于股價急跌而被證券經紀強制出售,其余的約3.855億股股份在22日被強制出售。

該公告稱,宏勝國際由梁迦杰全資持有,股份被強制清倉後,宏勝國際已不再擁有雅高控股的股權。這也意味著,原本的大股東宏勝國際持股比例佔總股本的18.69%已降至0,梁迦杰的配偶、雅高控股董事會主席伍晶的持股比例僅佔總股本的0.77%,公司實控人或將發生變化。

顏招駿告訴記者,由于主要股東的股權變動並非在場外進行,而是經過二級市場拋售易手,因此無法判斷是否有人在吸納大股東的原有股份,或會對公司經營帶來影響。

值得注意的是,10月11日,雅高控股發布公告稱,執行董事梁迦杰“為投放更多時間處理其他事務”而辭職。(,)網的數據顯示,梁迦杰離職當天減持了2200萬股,套現約8800萬元。

實際上,在雅高控股股價攀升期間,就已有多位重要股東套現離場。據不完全統計,2019年2月-7月,至少有4名重要股東共減持了約6.9億股,均是在高位套現離場。

前述券商分析師告訴記者,一只股票在股價上漲的同時,股東們卻在頻繁減持股份,加上沒有基本面的帶動,就有很大可能是一只“莊股”。

“如今看來,這無疑是一次機構高度操盤、資金凶猛、手法突出的炒作行為。”前述券商分析師對記者說。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責任編輯︰季麗亞 HN003)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